请用微信小程序<重庆新闻网分享图制作工具>扫码
请用微信扫一扫分享
重庆赴孝感支援队782人中她们年龄最小
2020年02月27日 09:31 来源:重庆日报

 

  她们

  黄曼義:中国科学院大学重庆医院

  任治芳:重庆市中医骨科医院

  周海娇:重钢总医院

  向家凤、李东玲:巫溪县人民医院

  她们都生于1997年

  她们都是父母眼中还未长大的孩子

  她们都青春洋溢,笑靥如花

  她们都主动请战,勇往直前

  黄曼義、任治芳、周海娇、向家凤、李东玲,这是5个生于1997年的女孩,也是重庆赴孝感支援队782人中年龄最小的五朵“小花”。

  1月24日,大年三十,递交了请战书的黄曼義开始了一个月的训练,只为更好地救治患者,保护自己;2月24日,集结出发孝感的前夜,为了穿戴隔离服方便,任治芳、周海娇剪短了头发;2月25日天才蒙蒙亮,向家凤全家微笑着将她送上远行的大巴,却不让她看见眼角的泪水;2月25日15时,李东玲临上飞机时,才从朋友圈看到消息,母亲哭成了泪人……

  “我是妈妈的宝贝呀,我要替她保护好自己”

  对于黄曼義家人来说,今年的年夜饭有些特别。

  那天,天已黑尽,等着女儿回家吃年夜饭的父母,只等来了女儿的电话,“爸,妈,我请战湖北了。”

  收到女儿请战湖北的消息,父母沉默了许久。

  “你是我们的宝贝,你既然选择了这份工作,该你做的事,你就去做吧。”父母的理解和支持,让黄曼義吃下“定心丸”。

  中国科学院大学重庆医院是新冠肺炎患者收治后备医院,黄曼義对穿脱隔离防护服并不陌生。

  看着培训老师一层层往自己身上加“防护”,黄曼義一遍又一遍地练习,哪怕只是在脱防护服时不小心轻碰了一下外层,她都要重头再来一次,“我妈妈说,我是她的宝贝呀,我要替她保护好自己。”

  “到一线不仅仅是一份工作,更是一种使命”

  重庆市中医骨科医院是全市定点收治新冠肺炎疑似病例的医院之一。

  大年三十,任治芳请战医院感染科,参与救治疑似患者。

  “我以前觉得护士就是一份工作,疫情发生,看那么多医护人员前赴后继,才认识到去一线不仅仅是一份工作,更是一种使命。”2月20日,任治芳请战湖北。

  请战医院感染科,任治芳瞒着在梁平老家的母亲;请战湖北,任治芳决定提前告诉母亲。

  “你一定要小心,要照顾好自己。”母亲的话里,满是担心,却也有坚定的支持,“你决定了就去做吧,我也不能拖你后退。”

  “我工作两年多了,又在感染科工作了一个多月,知道其中的风险和工作量。”任治芳说。

  “只要认真学习、多请教,我一定能胜任一线的工作”

  重钢总医院,同样是定点收治新冠肺炎疑似病例的医院之一,可周海娇并非感染科的护士。

  “一直想去,但医院比较保护我们,上一线的都是比较有经验的医护人员。”然而,周海娇不愿意自己总是被保护的那一个,“作为一名护士,上一线是我们的职责。”

  一再请战,周海娇终于如愿。赶赴孝感之前,她咨询了很多参与了疑似病例救治的同事,在她们的建议下剪去了鬓角的头发。

  “我不是第一批来孝感的,之前来的医护人员一定积累了很多经验,只要认真学习、多请教,按规范和流程细致处理,我一定能胜任一线的工作。”2月26日,临床前培训,周海娇一丝不苟,顺利通过了严苛的考核。

  “哪点有需要,你就应该去哪点”

  向家凤,李东玲,两人均来自巫溪县人民医院,都从1月24日就开始参与巫溪县新冠肺炎疑似病例的救护工作,两人也都主动请战湖北。

  “我家里早就知道我有可能要去湖北,大家都比较支持。我爸爸就说:干这个工作,哪点有需要,你就应该去哪点。”尽管支持,但向家凤出发时,家人依然万般难舍。

  2月25日清晨,全家人将向家凤送上了开往江北国际机场的大巴,向爸爸红了眼眶,背过身拭去眼角的泪水。

  与向爸爸的含蓄不同,李东玲母亲的表达则更为直接。

  “晓得我有可能去湖北,妈妈都哭了几次。”为了不让母亲过于伤心,2月25日出发时,李东玲让父亲和姐姐瞒着母亲。

  被蒙在鼓里的母亲,看到朋友圈里女儿登机的照片,才知道女儿已奔赴湖北。

  再一次,母亲哭成了泪人。

【编辑:高吕艳杏】
回家的诱惑国语34集